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墙报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资讯
墙报 首页 艺术时代 专题 查看内容

金棕榈奖第二名 刘窗《舞伴》

2012-10-25 16:48| 发布者: 王涛| 查看: 1489| 评论: 0|来自: 艺术时代

 

 

鲍栋:两辆几乎一模一样的白色汽车在北京的三环以20公里的时速匀速并驾齐驱,人们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如此诡异而有趣的事情了。但刘窗对此是精心策划的,选择20公里的时速是因为这是最低限速,选择三环是因为没有红绿灯,总之,一切都是符合规章的,但又带来了不合理的,甚至非常荒诞但又有些浪漫的事实。影像上的控制也非常到位,分布在三环各处的机位形成了一种非第一人称的叙事,接近零度剪辑的蒙太奇语言也使得影像的记录性成为重点,但是,影像中的这件事又显得那么不真实。不过刘窗没有对这件作品作更多的阐释,这也是他对作品的一贯态度。而对这次评选来说,我想强调的就是这件作品所体现出的态度,以及同样重要的实现这种态度的控制能力。


蔡影茜:在艺术史当中,以“一双”或“一对”(duo)的概念作为创作主题的作品为数众多,从戴安·阿勃丝怪异的双生儿到冈萨雷斯浪漫的观念主义,刘窗的《舞伴》却在这重重历史中为“一双”开辟了一种新的、诗意都市化的视角。在高峰时段川流不息的北京马路上,两辆等速行驶的小汽车占据了两条相邻的车道,当“塞车”成为中国当代,包括大部分发展中国家所有大城市的噩梦的时候,这两辆小车却在车水马龙中有条不紊,结伴而“舞”。这一段轻盈的表演,对于现代都市化的所谓理想出行方式和“速度”进行了优雅的调侃。作品的概念接近极简,仿佛任何人都可以在某天将这个想法实现出来,然而我们却完全可以想象在一个公共空间——能让公众或市民免费及不受限制地使用和进入的空间——日益匮乏的城市,例如北京,设计一条无障碍的拍摄路线并非易事,这当中涉及大量的实地考察和研究;这些由艺术家独立展开的研究和考察也可被视作与艺术实践有关的,在一定程度上不可见的介入。


付晓东:刘窗总是能利用最简约的语言制造意外,今年他在CIGE上的作品再次让我惊艳。我有点后悔在这里投票早了,今年我更想提名他新的作品。《舞伴》在城市的交通里制造小小的符合一切行为规范的干扰,有点浪漫,有点反抗,有点用秩序来制造混乱。而他新的作品更加强调体验性,制造身体感知上的意外。我能改提他今年的作品吗?


盛葳:艺术家雇佣了两辆同样的白色捷达车,在公路上低速并行,并用录像机记录下行驶的过程以及其他车辆、行人的不同反应,将现代交通体系以及交通参与者视为现代社会制度的缩影,以此揭示充斥我们四周的各种“规则”。如同本雅明在《巴黎拱廊街》中曾描述过19世纪城市游荡者在四面八方汇集的人潮中不断调整自我,以适应现代社会机制与规则的现象与根源。《舞伴》正是巧妙地在不违反交通规则的前提下的一种“无声”的实验,用“违规”的“不违规”将日常生活经验中我们习以为常、无意识遵循的那些自发形成或人为规定的惯例、规则提示出来并追问它们。手法简练、语言单纯。

最新评论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墙报 ( 京ICP备10019105号-8 )

GMT+8, 2019-12-10 03:41 , Processed in 0.018517 second(s), 15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